「牽絆」

仙劍五前傳攻略完了,每次都是少睡少吃不分日夜連續攻略幾十個小時,說起來弄學術的時候也很少見自己這般拼命,倒是每一代的仙劍都是這樣,初代的主旨是「宿命」,多年前玩了初代,於是就如同這主旨一般,代代如此。

 

我之前戲言,說仙劍的劇情有個特點,縱觀劇情,悲喜交替,大傷之後的下一個場景大多轉為歡快,然而結局卻一定是大虐人心的。如今出到了第七部作品,除了仙劍四的故事稍有脫離外,已然構成了一個完整的六界觀。網上有很多同好做了系列的人物關係圖,事件紀年表等。

 

每次通完劇情都要抑鬱上好一陣子,仙劍一太早已經記不清;仙劍二是把蘇媚和沈欺霜的頭像和那首結局詩「人妖殊途難成雙,愿汝永結秦晉好」做了中學論壇的簽名;仙劍三與外傳先不提,我以後要說;仙劍四最後的「愛妻韓菱紗之墓」我已然是無法常看;仙劍五打通結局便去畫了一幅小蠻和龍幽隔界相望的圖。如今到了仙劍五前傳,也是要寫些什麽才好受些,想來想去,就按著兩兩一組來說吧:

 

 

——凌波 龍溟:

最早離去的一對,也算劇情逐漸沉重的開始吧,簡潔深重的一句「對妳,我有隱瞞,但絕不會欺騙」,使得凌波做出了最後的決定,二十年冰封於流光洞亦是無悔。即便對人類如此陰險狠絕的魔翳,最終也幫龍溟了了一個夙願,將他的魂魄帶到奄奄一息的凌波身邊,冰封住這一切,或許是爲了將這一切都保持原樣而不隨時間散滅吧。

 

——結蘿 厲岩:

結蘿的性格自打一看到就是我傾慕的心性,爽朗快意,她所做的一切既非基於正邪,也非基於敵我,而全在厲岩,你若不負她,她也定不負你,後來即便成了尊者的毒影,也是如此,時光改變了她五年前的秀美,然心性卻還如同剛離開青木居一般清透爽朗。

 

——歐陽倩 姜世離:

這本就是一個可以預見的發展,大家小姐愛上了一位本家武功高強行事正義的俊俏弟子。但是天意弄人,顯赫世家在仙劍系列中的設定本就是浮華以表,暗湧其中,何況四大世家更是“同氣連枝”?二小姐常吟誦的那首詩,下闕首字成了那位不吝與武林為敵的魔尊姜世離,上闋兩字成了那位追尋身世甘守一生的姜雲凡。倒也不知是人入了詩,還是詩繪了人。

 

——瑕 夏侯瑾軒:

主角必是貫穿始終,卻又到了最後才真相大白,每每還來不及品嘗劇情的峰迴路轉,就要面對這最後的抉擇,便是讓我同妳一同墜下這司雲崖,又有何妨?十六年前,我與妳的「牽絆」便已結下,妳曾說妳的那顆星定是暗淡無雙,我許諾妳求得仙藥,讓妳璀璨奪目;如今這般,伊人已去,我便同妳一起隕落,化作流星。

 

——暮菖蘭 罡斬:

即便妳從未正視我的閒散嘻哈,我也愿助你解救暮靄村民,我們不曾表露心思,卻又心心相印,這一切即便短瞬即逝,也無礙我替你報仇之。最後得知你的真實身份,如同手中這再現真身的玄鐵重劍殘刃一般,讓我識得了你,也失去了你,從那個玩世不恭的口中道出「劍者,心之刃也。既可為殺,亦可為護,殺與護,不過一念之間——」,字字鏗鏘,伴隨著對故人最後一笑,兵解於天地之間,無愧仙劍奇俠。

來年再來司雲崖看你們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