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三年八月七日

荷兰终于开始降温了,这两天都在填前面拖拉的债,多的也不用说,后面一个多月看自己的行动了。下午坐在公交车上,在本子上写下搬家时候需要改地址的网站,觉得很久没这样充实的感觉了。由于种种原因,毕业后打算搬去Wageningen,Bennekom这种地方过得太过平静,时间太快,这一年碰到的几件跟居住手续有关的事情,文件都是荷兰文书写,弄的很不畅快,不过也算学到了一些事情,既然打算至少还待几年,生活手续的事情总是要了解的。还有一点就是每每想到本命年不顺的说法,虽然不完全信这些,到底还是更加小心谨慎,现在脾气越来越好是不是也因为这些原因。

在看巴尔扎克的人间喜剧,很惊讶几个世纪前的价值观拿到现在依然主流,尤其是针对婚姻,也可能随着阅历丰富,体会更加深刻吧,连一贯坚持的事情,也是有反例存在并且无法修正的。小说的“事实”我相信也有代表性,虽然痛苦,却也是接受了,好多东西现在都安然接受,甚至心里没有波澜。以后应该还有很多,只是不知道这些混杂的结果,会把自己带进怎样的方向。

那天和别人聊到msn space,当年的第一个博客就是在那里开的,写了些什么都不太记得了,好多中二的东西,后来上大学就开始转移blogbus,再后来的关闭通知也没有看到。那天晚上试着回档也找不到,大抵就这样消失在网络世界了,感觉这时候说上一句:“See you, space msnboy”会很带感:一个中二的罪犯,赏金不高,却也饶有兴趣,我自己是赏金猎人,不缺这点钱,也不富裕,试着打探了一下他的过往,听了几段故事,然后决定不抓他。回到bebop,点上一支烟,吃着Jet炒得肉很少的青椒肉丝,一边抱怨肉很少,忘了舷窗一眼,See you,中二时期的msn space。

另外别人推荐了Jazzy hiphop,听了几张碟都大赞,这种饱足感真是太棒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