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别两位同事

跳槽离职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经历,我自己也跳过槽,所以本来是稀松平常的事情。然则这次离职的两位同事,总觉得在一个星期后,有记下来的必要。

同事J本是组里资历除了组长最老的一位,但是因为23岁开始工作,所以现今也只有32岁,而且还是一副娃娃脸。上礼拜一告别晚餐的时候,组长讲的蛮有意思:23岁那年,你还是个小男孩,满脸稚气;很快你完成了第一个螺旋桨设计,接着也有了第一个孩子;接下来的时间里,你每完成一个出色的螺旋桨设计,也按时地多了一个孩子,于是一眨眼9年了,你已经是一位有五个孩子的爸爸,也是个能独当一面的男人。组长由于岁数比较大再加上满头银丝,组里其他人的年纪其实都可以当他儿子。讲到这里大家也都笑了,送上了礼物,都非常开心。J最后一天在办公室请大家吃告别蛋糕的时候,我说了几句告别祝福的话,他蓝蓝的眼睛泪水不停打转。9年的时光让一个男孩变成了大男孩,鬓角也发生了变化,每当此时我会回想9年前的我正在念大二,于是顷刻间便也理解J了。

另外一位E,意大利人,与我同岁,比我晚三个月来到组里。大部分时间意大利人都有如开心果一般,再加上变化多端的手势和特有的腔调,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地中海的阳光。E这次离职,本也是有点可惜,可是他后来告知我们,他下一步计划决定回意大利当教堂的教父。天哪,设计螺旋桨和传播上帝道义,两者间距着实大到可以重回17岁了。我想起以前国内偶尔会看到的某清华北大毕业的少年班天才出家剃度去当了僧人,他们和E虽教派不同但也有些类似了。这些让周围世界惊讶或者疑惑的人,想必是选择了一条去自我世界找寻谧静菩提的幽幽小道,想到此我们除却祝福,还能送上什么呢?早闻E今晚的飞机,我于是发了一条短信给这位可爱的意大利朋友,附上Robert Frost那首The Road Not Taken里的最后一段,这也许是我对这位追寻极乐精神世界的异国朋友所能想到的最好的祝福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